万代之唯一

07 Dec.

没有几个判断是有价值的

KIKOU所住的那栋楼:


半年前老罗就发布一个手机,却在我的交际圈子掀起了波澜;后来老罗对质王自如,我的交际圈子整个掀起了腥风血雨,一拨人认为老罗没有教养、没有礼貌,另一拨人认为王自如测评造假,不要脸。然后就引申为你支持老罗,你没教养;你支持王自如,一看你在现实中也爱撒谎!

就连我,也因为发表了一些看法被人双取,不就个手机么,不就个视频么,何必同志何必呢。

昨天老罗新手机的发布会,就这样的很惊人的,在我的首页几乎消失了,我是看了凌晨利物浦对阵桑德兰这个让人昏昏欲睡的0:0的时候,才知道原来还有这么个发布会。大概是大家也不想因为老罗伤和气了?

半夜三更睡不着,就一边听着,时不时看着,把老罗的发布会看完了。

看完了我得说,如果说半年前我还想动心思,如果买一个安卓装备,那就试试三千五百块的锤子,但是现在,两千的黑锤子还是两千五的白锤子,我真是不想买了。两三千对我来说是这样的概念,不能一下子拿出来,但是一个月内肯定能攒齐,都犹豫了半年了,我想应该我不会买锤子了。

有时候人的某个部分变化的还是挺快的,锤子发布会的时候,我还是在台湾四季文具的日程本上安排每天的日程;到了白色锤子发布的时候,我已经成为了一个根本离不开OmniFocus的重度GTD用户。由于OmniFocus只支持苹果的设备,所以安卓机就再见吧,又因为离不开苹果,我现在也成为了一个很被动的安卓黑,啊,怎么会有安卓这么烂的手机系统哦,锤子ROM也不行。

老罗这次的演讲质量一如既往的高,至少在演讲这个领域,老罗是个顶尖的人才,他甚至已经说服了我。虽然我因为我有意无意看到一些咨询,认为锤子的销量不可能超过五万,十二万可能是老罗在撒谎,哎,没办法嘛。

我想魅族或者小米的人看到老罗的演讲,一定会非常遗憾,这种人才,为什么不在我们公司啊。我“听”过一些魅族和小米的发布会,不要和乔布斯比,也不要和库克比,就是和老罗比,也堪称惨不忍睹,惨不忍“听”。

我上大一的时候,想买那本英文的《演讲的艺术》的,五六年过去了,这本书的新版本越来越厚,越来越贵,我还是没买成,但是如果我有机会去演讲,除了买那本书学习技巧外,大概就是把老罗的一些演讲好好分析一下。

我想,老罗的演讲之所以很好,还是因为他真的在坚持和追求什么东西,这让他有别于一些聪明的、世故的、骗你的时候还笑眯眯的中年人。某些国产手机的粉丝能说出“我米自带破解(盗版)游戏”这种臭不要脸的话,那么这个手机的发布会,怎么看都给人以猥琐和土鳖的感觉。

突然想起,2014年12月6日下午的那次演讲,可能是老罗演讲的绝唱了。

根据我的回忆,老罗的演讲分成这么几个部分。

首先就是自嘲,自己犯了多少错误,被多少人黑,这才知道怎么和媒体打交道什么的。我本人在现实中非常喜欢自嘲,但是在网络上就有点严肃,我一直认为自嘲是一种非常考验一个人的风度和智慧的技能,而老罗运用的就一直很好——自信,不卑不亢,却又亲切和幽默。

然后就是宣布成果,中心思想就是虽然挺惨的,但是没有你们想象那么惨,更没有媒体说的那么惨,未来还是很光明的,我们活下去并不难。在这一点,我自己的判断依然是锤子的销量真的很惨,前路也很暗淡,只是依然有转机的可能,这些就不能在发布会上说吧。

接下来就是翻身仗。因为老罗一开始虽然表面上是自嘲,其实还是把中国的这个环境好好的嘲讽了一番,所以听众们很容易得出这样的结论:中国的整个环境,不管是王自如以及其他机构的的评测,还是媒体,还有一些热爱刷机和跑分的发烧友,都是不可信的。然后,换了个场景,不要网页上的各种风风雨雨,直接走向现实,先在中国的街头随机采访,然后又到了一个国外的环境,锤子摇身一变,成了一个设计精美、系统流畅、设计出众的高端机型。我想很多人看到这一段后,对于“简体中文”的锤子的负面新闻就免疫了。

罗永浩成功的把自己和听众拉进了一个超出俗世、理想主义的世界,接下来,他就要在这个世界升华了。

阐述“锤子科技”的“天生骄傲”的理念,是整个发布会的精华部分,非常的感人,如果不是一个手机发布会,而是一个以“骄傲”为主题的演讲,这个演讲就是精品。老罗讲述了很多不同阶层的,高尚的,叛逆的人,然后赋予他们“骄傲”的元素,这很容易引起任何一个生活在中国这个环境的,而且良心正常的人的共鸣。

接下来,老罗就把这种“骄傲”来描述自己的企业,自己的产品。

我想,很多人不知不觉的把锤子手机,锤子科技和“骄傲”联系起来了。也把“骄傲”的价值观赋予给老罗的团队。

最后老罗说自己要告别过去的自己了,要做一个真正伟大的企业家。经过两个小时演讲的熏陶,听众们没法不共情,仿佛自己也成为了这个伟大计划的一部分。

我们很难说锤子手机后来会怎么样,也许真的成为了一个伟大的开端,“天生骄傲”真的成为了可以和“不作恶”媲美的伟大价值观;也许平庸,锤子手机只是无数手机中不怎么起眼的那一个;也许失败,很多人都说过,老罗做过网站,做过英语培训,拍过电影,结果都不怎么样,这次大概也不意外。

从老罗说要做手机开始,我们就要面临着一系列的判断。

我们判断手机系统好坏,手机本身的质量,手机的销量,甚至使用这些手机的是什么人群。我们还要判断老罗是什么样的人,老罗的粉丝是什么样的人,买锤子手机的是什么样的人,等等等等。

而我们所有的判断,都让我们得意。

买了锤子的手机的人,可能会认为这么精美的手机还有人黑,真是有眼无珠,可怜你们用不到里面各种有趣的小细节;而不想买锤子的人,可能会认为一个动不动就碎屏,案件失灵的手机,谁买谁傻逼。

不仅仅是锤子手机,我们根本就离不开对任何物品的判断。

苹果,三星;任天堂,索尼;日本,美国;皇马,巴萨;LV,爱马仕;韩寒一米七、韩寒一米六;转基因断子绝孙,转基因利在千秋……

我们都认为,我们选择一件物品是正确的,它代表着我们的某种高尚的品格,某种正确的生活方式,代表我们肯定会成功的命运。实际上,现在高明的广告都在这么做。

所以我们非常的骄傲。

不单单是消费品,我们喜欢看什么书,听什么音乐,看什么电影,认识什么人,我们都认为这是我们足以自豪的一部分。

就是这篇文章,我又做了多少个判断呢?

每当我看到有关于GTD软件的测评,都要看看,然后得出结论,肯定没有OmniFocus好;每当我看到一些手机的测评,我看完后,也要想:怎么都没有苹果手机好;我看到有人说安卓好,我就认为这个人品味真差;我去书店看到有人买了和我一样的书,我就认为这个人肯定很好;我逛购物中心看到有人买了我感觉特别丑的衣服,我就认为这个人肯定很烂。

我们,就生活在这样的幻觉中间。

我们忘掉错误的判断,我们总是对自己正确的判断津津乐道,所以我们感觉我们总是对的。

而在浩瀚无边,巨浪滔天的命运之海中,我们所谓的判断,又能有多少价值呢。如果我们注定能走到彼岸的幻觉真的都成立,为什么在这个世界上,不如意的人如此之多?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就开始感叹人的判断的虚妄和无用。我能说,我们绝大多数的判断,根本就没什么价值。

围绕着锤子手机,我看过太多诡异的论调。

锤子手机有如此多的缺点,比如(省略一千字),这些人还买,三千块钱就这么花出去了。这些人不具备什么判断能力,进入社会肯定又低能又好骗。

罗永浩是认真做事的人,不支持罗永浩就是对人性不诚实,所以这个人肯定是个烂人。

是不是都非常的可笑?

这还只是因为一个话题手机。

但是,我们同样的可笑的判断还少么?

所谓的判断,其实是我们喜好的延伸,而我们的喜好,却能告诉我们要为什么而奋斗。

跳出对自己判断的洋洋得意,知道自己的喜好,你才能知道你要为什么付出痛苦的努力——因为不管何等成功的喜悦,都需要很多倍的痛苦浇灌。

判断,很多时候除了自我满足外,什么价值也没有。

这不是一个时刻都是重要抉择的世界,不同的笔,不同的本,不同的饮食,不同的衣服,不同的电子产品,如果没有客观上的评价标准,那么,其实都是一样的。比如说,我本人就很喜欢凌美和Schneider的笔,我还喜欢绿色和紫色的墨水,但是如果你喜欢另一个牌子的笔,喜欢另一个颜色,这又有什么区别呢?甚至说我的这个属性被改了,我讨厌凌美的钢笔了,我最讨厌绿色墨水了,请问,这对我这个人本身,又有多大的影响呢?

你的判断让你得意。

可是真正让你充实的,是磨练你的技艺。

你的判断并不属于你,它们轻飘飘的,能跟随你的,只有你的技艺。

因为人性的缘故,我们还是会屈服于自己的喜好,屈服于自己的判断,只是我们在这个时候,还是要清醒,真正让你和别人区分开的,让你与众不同的,只有你的技艺。

真正让你获得力量的,是根据你的喜好,你所要达到的目标。

于是,买不买一个两千五百块的白色的手机,真的没法说明任何的问题。


评论
热度(3)
  1. 万代之唯一KIKOU所住的那栋楼 转载了此文字
音乐+诗歌+照片+绘画的分享与原创

© 万代之唯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