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代之唯一

洛尔迦 亦边_你不是在走路就是在路的尽头了:你脸上的口子还在疼吗洛尔迦那些谋杀你的诗歌你们感觉到他的疼痛了吗?洛尔迦在纽约的教堂门口我枯坐了一整夜仍然没有雨水,也没有夜色让这些颤抖的建筑安宁洛尔迦,你手掌中擎着的春天的花朵你美的像渡过寒冷的孩子怀抱着月亮,骑着他幸福的小毛驴渡河而去那在月亮下淹死在井中孩子的骨殖在木头中数不清的生育的传说都随你而去了天堂的景色洛尔迦夜色抱月而生夜色吐露故事有一些良心在天上有一些良心在地下你关爱这天和地关爱纽约和它的夜色
象语 羊须: 关于黑市里的白象牙有一整本的传说:“人类向身后抛出石子 砸进我们的血 以便在众多岩石里命名高加索山脉”族里还流传着这样的歌曲:“我的孩子 你每死一次我便认出你一次 众所周知 下一次迁徙就去大海”
秋天开始了 仓巴:秋风吹到了早上和晚上月亮已经接近了正圆教堂的钟声准时地响起在正午和子夜理性慢慢地浇灭狂暴的火焰所有的音符沾染上了颜色北京的后半夜也会安静醒来的人不会紧张上一趟厕所或者喝一杯水眼睛是最明亮的星辰智慧会闪着光晕细说着每一个手指的故事蚂蚁忙碌在巢穴和树干之间被规划好的道路每一个忙碌的人穿上长长的袍子准备一个周末的聚会所有的面孔因为期待而充满幸福曾经发生了的事情都是奇迹人们奔走相告的都是历史古老的影子里走出来的预言家讲述每一个节日的起源儿童跟在身后他们继承每一代的哲学人类的品质得以延续了
故事六号 羊须:(一)指甲刮磨十年前出厂的硬币他因循着天狗啮噬的粗糙边缘享受她的注视当完美本身的缺陷一寸一寸地被隔街的风揭开羞涩的浪花僭越了她精致的眉影(收铺前还剩下一则童话的零头未找)湿滑的脖颈内缩回衣领像烂在地里的深黄苞谷他低着高悬的鼻梁重新做回踩影子的少年(二)古怪的草籽临阵脱逃徘徊的爱意不胫而走她捉摸着他的下一次的光顾(在骄傲的人潮中撕开一条小径)拨开垂下门楣的刘海(一把扫帚异样地靠在玻璃门的背面)货架上的廉价香水久久惦记着邂逅的感觉无远弗届的热浪发出如同塑料皱缩的响声她一直是众多失败者中的佼佼者黄昏还远未到物归原主的良辰一盏路灯便在店铺小姐之前送出了秋波
反风景 维以不永伤:粮食置换我体内的风景像母亲唤醒泥地里喝醉的茂盛的汉子独撑老墙的木桩醒绽出菌菇雪白的齐腰的毒草围困远去的安全的脚步悲伤的盗贼在雨夜翻墙而至顺手砍倒我胸口最高的树 (2013-8-23)
我在黑夜划亮火柴 张晚讴: 第一根我以黑暗照亮黑暗并以青春让火苗助长经过苍茫的眼睛我窥见夜蛾翔进我的眼我以凤的翼翅重生泅渡天宇和浩淼的心之弦音我掌心的火种炎痛了我的眉发并交出自白昭告天下第二根烧焦草木,不忘根本我凝露的双唇和倾空的眸自然流出了我的血脉焦灼于痴心之蛊我种下的爱情之种得以生长皈依是苍天在上第三根黎明以枪声对准我在我倒下之前给我黑漆漆的洞口我以生命堵住了我的心过去一再重演并不屑于疼痛是谁偷取了轮回万丈光芒的深渊被移出脚下我还能迈出最后一个步履不至于在回忆之前一脚踏空我庆幸我的所得在灰烬覆盖之后聊慰余生...
音乐+诗歌+照片+绘画的分享与原创

© 万代之唯一 | Powered by LOFTER